法国总工会加入抗议队伍,埃菲尔铁塔关门,“黄背心”有了新靠山?

by-admin 2019-09-11 16:00:37 0

当地时间周二(5日),“黄背心”运动的游行队伍中第一次加入了法国总工会贸易联盟(CGT,下简称法国总工会)举行的全国性抗议示威。游行队伍身着的黄色背心和代表法国总工会的红色背心明晃晃地相互映衬,仿佛是给法国总统马克龙亮起了警示灯。

游行和罢工导致不少公共服务暂停,其中就包括巴黎的地标性建筑埃菲尔铁塔。法国总工会秘书长马丁内斯(Philippe Martinez)据此称:“这是成功的一天,是个成功的开头。”

一直以来,法国总工会都试图邀请“黄背心”运动与其联手抗议、制造更大混乱,但直到现在这一联合计划才得以实现。

这是否意味着自此“黄背心”运动就被“收编”了?

罢工威胁公共服务

当地时间昨天,法国全国不少地区都举行了示威活动。在首都巴黎,年轻人举着横幅高呼“物价飞涨,工资停滞”的口号参与游行。据法国总工会口径,有3万人走上了巴黎的街头抗议。

“黄背心”运动的关键人物杜洛埃(Eric Drouet)就呼吁运动支持者将这次活动发展为“全面关停的一天”。

尽管法国主要交通运营商RATP提交了罢工警告,但公共交通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不过,一些工资较低的岗位却收到响应纷纷罢工,其中就包括巴黎的标志埃菲尔铁塔发声明称停止对游客开放,法国邮政服务(La Poste)也拟在工会发出动员电话后举行罢工。

除此之外,受到影响较大的还有法国的托儿所、学校和大学等教育机构。在巴黎,学校只提供最低限度的服务,大部分学校食堂停止开放,或最多只提供“意大利面和冷沙拉”的基本餐食。法国第二大城市马赛的情形也类似,444家食堂中有68家关闭。法国西南部大城市图卢兹宣布,该市任何学校都将不提供校餐。

同而不和的两股势力

法国总工会和“黄背心”的确有许多共同诉求,比如他们都关心普通民众购买力问题,都认为现有税收制度并不公正,都对马克龙正举行的“全国大辩论”不满意。马丁内斯对此称:“我们有相同的不快,除了背心的颜色,我并看不出我们之间的区别。”

近日,法国下院议员以387票对92票通过了一项旨在防止抗议期间发生暴力并帮助当局维持秩序的法案。法案内容包括强迫参与暴力活动的抗议者赔偿损失,以及将抗议人员佩戴面罩视为犯罪行为等。巴黎克雷特尔大学劳工研究教授凯瑟曼(Donna Kesselman)称:“示威者将这项法案理解为政府限制游行权以及授意警方镇压,这也是使两个运动结合的原因。”

法国总工会对“黄背心”发出合作意向可以追溯到12月中旬,当时马丁内斯公开称:“抗议的最好方式是罢工,我们应该采取多种形式,应该到处罢工。”不过,“黄背心”却对此保持警惕态度,包括本次周二的行动前,杜洛埃也没有回应法国总工会的声音。

社会学家韦威欧卡(Michel Wieviorka)解释道,“黄背心”运动的异质性在于,参与其中的包括许多并不在工会中的工匠、店主和退休人员。在另一方,“黄背心”运动中对极右意识形态的支持也让工会主义者望而却步。

凯瑟曼也指出:“黄背心是民心不满的风向标,但工会却很难将自己定位在相同的立场上。”比如,尽管二者都反对不公平的税收,但与“黄背心”不同的是,法国总工会事实上是在捍卫法国以公共部门为中心的社会模式。

尽管法国总工会秘书安吉(Fabrice Ange)强调称黄背心中涉及的群体也是工会的领域,比如单身母亲和低收入员工等,但外界对于二者间产生更大的融合却并不乐观,因为“黄背心”运动的兴起恰恰反映了工会的失利。

据巴黎政治大学政治研究中心研究显示,法国总工会有60万成员,但法国全国只有12%的员工加入工会,且近25%的员工在其工作单位根本没有工会代表。

凯瑟曼也认为,这场“黄背心”与“红背心”的结合并不能取得更实际的成果,一方面这场运动代表的还是分裂的势力,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针对政府提出明确要求。

评论已关闭

最近评论
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