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种种,似水流年

by-admin 2019-10-4 19:01:05 0

今夜,寂寞的风铃传来菲出嫁的消息,默默的放下手中的电话,走道窗前,无目的的眺望,冬季阴冷的风静静的吹着,我眼前仿佛出现那位帅气的男孩幸福的微笑,因为他是身旁身穿白色婚纱的菲的新郎。

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菲的感觉已经淡去,谁知思念却如同这江南秋日的薄雾,淡淡的,湿湿的粘附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要告诉她,我对她所做的一切,来挽回这份感情,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真的,如果有来生,我决不会轻易放弃菲的手!

那时我18岁,于菲初识的年纪,一转眼已是我23岁烟雨凄迷的今夜,回首往事,才发觉自己最真的梦已怦然碎去,流下的是几许怅然,几许忧郁还有几许失落。

五年前的夏季,我正读高三,文理科分班,菲就坐到了在我的前面,只是抬头就能看到她及肩的长发,能嗅到从秀发中散发的淡淡的香味。生性不羁的我,即使在如此繁重紧迫的日子里,也不会压抑自己所认为" 自由" ,当同学们再教室里苦读时,我的声音经常在蓝球场上响起。那时一次晚休,淅淅沥沥的小雨使操场上少了往日的喧闹,我走进教室,看到同学们紧张用功的样子,那种不以为然的表情又爬上我的嘴角,回到座位,意外的发觉我的课桌里竟然是从没有的整洁。

打开最上面的一份试卷"英语49分,不错命中率以近50%"我自言自语,这是我又看到试卷上有一张纸条。只是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人生是短暂的,不能颓废光阴,你要怎样过呢?"落款是菲,这是她回过头来,我看到了她好看的微微上翘的嘴角。

以后的几个月,菲帮我补习英语,给我整理课桌,休闲时在球场上为我呐喊加油,过后总是拿出洁白得手帕为我擦去满头的汗水,换来我的几个铁哥们嫉妒的目光,星期天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体味三毛的浪漫,保尔的顽强……

时间随着季节淡淡的走去,在逐渐加深的交往中,我发觉在我不知所措的心灵中,那颗情愫的种子慢慢萌芽。

学校贴出了征兵的消息,我那从懂事就做的绿色梦,一下子变的从没有过的强烈,征询父母的意见便报了名,我没有告诉菲。我想等我穿上军装给她一个惊喜。

菲看到身穿军装的我,的确很吃惊,她呆呆的望着我足足有一分钟,那时的我很高兴,拉着菲的手向她诉说我的绿色梦。去体验那种充满阳刚之气的团体生活,因为那里有那男儿的本色,将会给短暂的人生添上充实的一笔,自始至终菲一句话也没说,我忽略了她紧咬的下唇和闪动在眼里的泪光……

打上背包,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来到了军营,我开始给菲写信告诉她这里是真正的男人的世界,来自各个省区的战友说语气是那样的可笑,告诉她为把军被叠成"豆腐块" 我每天四点起床,告诉她夜晚紧急集合我把裤子穿反了,跑了五公里居然没掉下来……

可是她一直没有给我回信,一直没有。一年后,我突然收到一封来自陌生地方的信。上面那娟秀的字体,正是我期盼了整整一年的东西。是菲的信,打开信她说:“由于发挥失常,她未能考上理想的大学,面对三流的学校又不愿意念就不读了,也没复读,走上社会才发觉世事纷杂,她觉得很累,她说她需要一个坚强,有力而又稳定的肩膀来停靠她疲惫的头颅,而我的骨子里不安份总是让她那样的措手不及。”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不敢给她什么保证,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誓言。

我没有在做什么努力,就这样放弃了菲,只是依旧不肯放低自己,不肯因为孤单、寂寞,因为情感的空虚而去爱别人。我仍旧给她写信,只是不在寄出,而是把它们放在一起,每每夜深就拿出来细细的品读,仿佛面对心中从来没有走开过的菲,向她第101次求婚。

放假了,当我带着101封信回家时,在路上碰见了菲。她和一个帅气的男孩牵手迎面走来,菲那袭白色的长裙在阳光下显得那样醒目,她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曾记得是菲的笑靥亮丽我的整个世界,辉煌了我的18岁,而今变的熟悉有陌生起来。菲可能感受到我的目光,看到我时手下意识的往回收了一下,我朝她们笑了,菲也笑了,可是分不清我的笑容里有几分失落,几分苦涩,几分祝福,没有说什么就这样擦肩而过,本来我是想做第101次求婚的!

焚烧了那有一尺厚的信件,在火光跳跃之中,我静静的咀嚼着昔日温馨幻化云烟的苦楚。独自徘徊在午夜的街头。我看到路旁的不远处有灯光,信步走去,是个叫『随缘』的茶屋,只见那古色古香的门旁有两行字『为缘而来。随缘而去』。

毕竟我们在一起走过的日子和没在一起走过的日子,我们没有承诺,没有誓言,没有约定,没有什么也没有,只有菲淡淡的关爱和我浓浓的相思,似水流年里只有少年的梦想孤独的开放在我不再年少的心底,不是菲的错,也不是我的错。只是因为当时我们太年轻。

初恋总是美丽而又醉人的,诗人说初恋如花,匆匆开了又谢,可是那花香却永远弥漫在你的天空。我不想细究在哪个故事中到底虚构多少?我之所以要把她说出来。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心中那个隐隐的有不可确定的夙愿,我自己都奇怪,是怎样从爱情的炼狱中走出来?这是一种经历,一个自我成熟的过程,一次心灵的苦旅,也使我在以后的日子里,多了份稳重和深刻,对待一些事情能够安之若素。

端起一杯咖啡,嗅着那飘散出来的香气,我突然明白我和菲的感情其实就象着手中的咖啡,现在喝正是时候,如果等到三年以后,就只有倒掉了,即使再次和菲面对面的坐下,也不会回到从前,彼此之间会感到这样的远,这样的陌生。

虽然" 我" 是怀着爱的初衷写了那101封信,但是" 我" 无法回避,又不敢承认却又是不争的事实的是菲已从" 我" 的心中走开!" 我" 的心中流下的只是从前的那淡淡的早已是透明的影子,而现在的菲对" 我" 是陌生的。是另一个女孩,感觉就是这样奇怪,这样的不可琢磨,这样的出人意料匪夷所思。

也许就是因为那种爱情的感觉经过时间的洗练,已经风化变质。这让我不自觉的想到了仙剑中一首小诗: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明夕明夕,君已陌路……

 作者:admin

平邑新闻网

本博客如无特殊说明皆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往日种种,似水流年

评论已关闭

最近评论
全部分类